にっかりと❤

腐苏不定向,全部俺得而已。

[刀剑乱舞][烛へし宗青四人沼]一个现pa坑

因为决定爬墙了这个肯定坑了就发出来吧(。

一个神经兮兮的现pa。

烛台、长谷部、青江、宗三四人混乱关系。死捏他。犯病作,不建议阅读。


1

在接到长谷部国重的电话之前,那原本是烛台切光忠最为平淡无奇的一天。

“你在哪儿?”

长谷部省略了久疏联络理论上应有的寒暄。烛台切光忠并没有在意:“我在回事务所的路上。”他老实地说,“今天有项工作……唔,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案子啦,就是帮一位老奶奶找猫这种听起来就不怎么帅气的事……”虽说那只猫是还蛮可爱的,但他想长谷部大概并不打算听他讲猫咪,“长谷部君给我打电话真是难得啊,有什么事吗?”

电话那端稍微沉默了一下,才说:“找猫找到这么晚?”

“…...

[刀剑乱舞][青江+今剑]本丸日和 雨中小话

复健,青江+今剑,地铁上手机打的(。


本丸日和

雨中小话


“我记得我以前好像很高很高似的!”今剑说,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”

青江跟他一起坐在檐下。外面在下雨。

“哦?这真是凑巧,”他微笑着说,“我以前也比现在高的。”

今剑转过脸看他 :“可是,你现在已经很高啦,跟我比。”

“嗯,以前更高哦。”

“为什么呢?为什么我们变矮了……”

“大概是死过一次的感觉吧?”

今剑打了个寒噤。“别说那么可怕的话啦!”

“抱歉抱歉。”青江挂着笑音回答,道歉也并不像很有诚意。“小今剑,现在不开心吗?”

“不会呀。”今剑说,“大家都乐意陪我玩,要是不下雨就更好玩了!不过下雨...

[刀剑乱舞][へしそうかり]愛?嗚呼、ソウ (3)

时隔一个多月的更新……别叫更新了,纯粹复健一下,我都不知道我在写啥了orz


《刀剣乱舞》[へし切長谷部×宗三左文字×にっかり青江]

愛?嗚呼、ソウ


3


下雨了。

宗三站在公司门口的檐下,低头看看,路面上已经开始有坑坑洼洼的积水,而雨水仍在不断地掉下来,砸在水洼里乱成一团。这场雨实在是有些太大了,他有些迟疑地抬头看着天空,而雨幕之上是一片灰蒙蒙,看起来不像是立时三刻会停的样子。这条街几乎是荒无人烟,打车至少要走到下个路口。他完全不想走出去,可是时间……

这时传来了一声汽车鸣笛。他低下头,从半摇下的车窗露出一张熟悉的笑脸。

“今晚有约吗?”

宗三...

[刀剑乱舞][へしそうかり]愛?嗚呼、ソウ (2)

本章大体へし宗回合。


《刀剣乱舞》[へし切長谷部×宗三左文字×にっかり青江]

愛?嗚呼、ソウ


2

宗三在电梯间遇到了长谷部。虽然觉得运气不好,但也是意料之中,他微笑着欠身致意:

“早上好,长谷部先生。”

长谷部生硬地点了点头:“早上好。”挑剔的目光在宗三的衬衣上停留了三秒,又看了看宗三的脸,终于没说什么,而是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。

姿势也太刻意了。宗三在心里品评着,然后毫不意外地听到对方的语气略带责问:“客户已经到了。”

宗三微笑着回答:“好在还没有迟到,不是吗?还有三分钟,我知道的,连办公室我都没顾得上先去一趟呢,直接从停车场上来这里。”他用同样...

[刀剑乱舞][へしそうかり]愛?嗚呼、ソウ (1)

现pa大三角。攻受顺序大概是へし宗+へしかり+にか宗,不排除逆掉的可能(。

第一章算是にか宗场合。


《刀剣乱舞》[へし切長谷部×宗三左文字×にっかり青江]

愛?嗚呼、ソウ


1

宗三左文字醒来的时候,又是花了半天大概才搞明白现在的时间地点。窗帘遮光太好,要不是没拉严实的一个角漏了亮晃晃的太阳光进来,他几乎要以为是深夜。房间里一片安静,空调的静音也非常好,他甚至可以听到身边人仍在睡眠中平静的呼吸声。

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过夜了,但每次醒来,都还是有种陌生感。似乎也只有空气中的气味是熟悉的:熟悉的情色味道。昨天又是做完了之后直接就睡了,完全没做清理。

他慢...

继续发发之前的接龙存个档(第二次,へし宗)

(根据夏实大大的第一棒改写)


入夜时,他看到那个人坐在火光的映照之中,恍惚间仿佛虚幻得随时会消失一般。

夜露很重。这个时候还跑出来坐到庭院里,而且看上丝毫不像有什么事要做的样子,要是因此身体出了问题,那可怪不了任何人。他想。

而那个人只是安静地坐在石灯笼昏黄的火光前,周身涂着暗光。他这时突然意识到之前的代称或许有些不对,“那个人”,明明和自己一样并非人类。不过,不管是刀还是人……如果被那样的火光包裹的话——

他甩开了这莫名其妙的思绪。简直怀疑那个人的身姿是不是蕴藏某种诅咒,为什么自己会想这种事,完全不像自己的风格。回到现实吧。他按了按自己的刀柄,获得了某种安心感;终于抬脚向那个人走...

发发之前的接龙存个档(第一次,燭へし)

(根据夏酱的第一棒改写)


“这是清单。”烛台切光忠拿给长谷部一张A4纸。

长谷部没有接:“什么的清单?”

烛台切微微苦笑起来,长谷部对他的敌意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,他十分清楚,并且也就是为此而来;但:“也不用对我这么戒备吧?长谷部君。只是递一个名单而已嘛,这样不合作的话,对于高效执行主人的命令也不是什么好事哦?”

长谷部看了他一眼,露出十分勉强的神色,但终于接过了那张单子。

“这是,从本丸到现在为止,我们那位主人锻出来过的刀的名单。”烛台切解释说。

“给我这个做什么?”

烛台切凑过去脑袋,伸出戴着黑手套的手指,在名单上指点;长谷部嫌恶般地稍微拉开了距离,但终究是没有真的躲开他。...

[刀剑乱舞][一期一振×にっかり青江]トップシークレット 3

这文是已经被写砸了,不过就这样吧orz填了总比不填好……吧(

             

《刀剑乱舞》[一期一振×にっかり青江]

トップシークレット


1

2


3

亲手冲泡好两人份的红茶后,一期一振终于有些迟钝地意识到,自己在等人。

明明是前天才认识的,见面也只有过两次,可疑极了的人;而且,实际上并没有做出今天会再来的约定。但一期一振确实在等他。等不来也无所谓,但是毕竟是在等的。

想清楚了这点的一期一振倒也并不如何诧异;比起来,更让他诧异的是昨日似乎可以说得上交浅言深的谈话。他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容易与人交心的人,的确他应该不难相处,为人也诚实而坦率,但仍然并不...

[刀剑乱舞][长谷部×女审神者]弱虫モンブラン 一

答应 @视觉暂留 写的,承接她的《困兽》的开头;但是完全无视了她文前tips中给出的设定(喂)(主要是指“前历史修正主义者女审神者”这个设定被取消,我写的只是普通的女审神者),文章流向也会跟她预设的完全不同。

(顺手换了个名字!反正最近这个lofter的文名好像几乎全是歌名or歌词,作为一个起名废我决定坚持下去了(你

哦,差点忘了,OOC警告,长谷部可能太弱气了。

以及虽然应该不用特地强调(……)乙女向,长谷部和女审神者是CP。


《刀剑乱舞》[へし切长谷部×女审神者]

弱虫モンブラン


序(by @视觉暂留 )

长谷部得到本城...

[刀剑乱舞][堀兼]忘却心中 1

坑是越挖越多了……这个算是上次红桃子的点文吧(我会尽量填的……或者就等我填了再看我不填就当我没写吧(……

可能算是有一点安清安暗示,但当粮食看也没问题。

哦,没有考据,我是日本史白痴……随便搞搞,随便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《刀剑乱舞》[堀川国广×和泉守兼定]

忘却心中


1


“我说,要是现在跟你们说有个机会,能让冲田君活回来,你们会怎么办啊?”和泉守兼定问。

加州清光诧异得瞪大了眼睛,就要说话的时候,大和守安定粗暴地塞了个团子到他嘴里,他一下子噎得眼泪差点出来,就要去揍安定。

安定看都没看他。安定死死盯着和泉...

© にっかりと❤ | Powered by LOFTER